新闻观察:在线知识付费 买的是知识还是焦虑?

  明星炒作大家并不陌生,可是您听说过炒作知识吗?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应用,各类五花八门的公众号兴起,很多人开始订阅自己感兴趣的内容,希望利用碎片化的时间学习自己感兴趣的知识。

  明星炒作并不陌生,是您听说过炒作知识吗?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应用,各类五花八门的公众号兴起,很多人开始订阅自己感兴趣的容,希望利用碎片化的时间学习自己感兴趣的知识。作为新兴事物的在线知识付费,短短几年时间就广泛为公众接受,在为这些容付款的同时,是否真的了解什么样的订阅内容适合自己?我们到底是在为知识付费,还是在为担心自己与社会脱节的焦虑心理埋单呢?

  168元购买一本适合自己英语词汇量的英语原版图书,每天读一部分,并且可以在朋友圈打卡,199元零开始掌握心理咨询基础知识和技能近一两年来,不少互联网平台和微信公众号,都做起了贩卖知识的生意。就是读者中的一员,他订阅了很多微信公众号,每天能收到几十条推送,但并不一定都有时间浏览。

  受访者 :平常会有一些公众号,看起来比较有用,但是关注之后,由于时间等其他方面原因,后面会没有时间去看。

  其实,处于这种状况的阅读者不在少,在通勤途中、在办公室、在家里,不停翻看手机的人越来越多。但是,多人的订阅都有很大的随意性,看到什么订阅什么,并没有针对自己的情况量身定制。

  艾瑞咨询发布的《2018年中国在线知识付费市场/研究报告》显示,2017年中国知识付费产业规模约为49亿元,预计2020年将达到235亿元,经过十余年时间,内容变现最终以知识付费的形式迎来了高速发展。在各类课程不断上线的同时,线上体验差、课程内容并不能解决实际问题等等质疑,也随之而来。

  受访者 盛泽 就很多微信公众号嘛,标题写的就是花里胡哨的,然后点进去一看 最后都是或者是推销别的产品。

  记者随机打开一款名为让演讲成为一次享受的公众号,里边的付费内容竟然是大学生行走江湖36招,课程费用为118元,课程的编写者是一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,其内容的学与严谨性有待考核,但是仍然有不少刚入学的大学生购买了该课程。

  外,还有名为坏男孩学院的主题网站,别名把妹达人在产品介绍中告诉订阅者,针对有意学习约会技巧的男性,经过系统化理论化学习,帮助读者提高社交技巧,成为搭讪艺术家。这样带有很大随意性的课程,真的可以被当做付费内容贩卖吗?

  中央财经大学商学院组织与人力资源系主任 朱飞:这个过程里面呢,实际上也是泥沙俱下,因为有巨大的商业利益在里面,有一些平台在知识的提供来源方面,是值得怀疑的,然后还有一些平台在传播的渠道上头,多采用一些过度宣传甚至恐吓式的方式,或者欺诈式的这样一种方式,来进行营销。

  事实上,无论是关自媒体人,还是知识社区,经过数年发展,都培育出了当数量的稳定粉丝或用户群体,让用户为知识掏钱并不是一件难事。但在尝鲜期之后,一些付费内容质量参差不齐和同质化,也削弱了消费者复购的意愿。

  企鹅智酷的一项数据表明,在有过知识付费行为的消费者中,3%表示不满意,表示满意的用户仅占28%。采访中,不少知识付费用户承认,每天听一本书或关注热点新闻讲解,像是花钱买安慰剂。

  受访者 于海影:我觉得订了太多的东西,里面总有一些提醒了,或者什么,或者打卡之类的,就心里边挺焦虑的。

  中央财经大学商学院组织与人力资源系主任 朱飞:对知识的需求越来越多,这是一方面,第二方面是一种心理方面的原因,因为整个的知识更新的速度太快,然后在很多领域里面,都出现了大量的新生事物,实际这客观上给公众制造了一种知识的焦虑感。

  互联网带来海量信息的同时,也带来了严重的信息过载。越来越多的知识付费用户都产生了筛选疑惑,么,到底该如何在海量的信息中订阅适合自己的内容呢?

  中央财经大学商学院组织与人力资源系主任 朱飞:要相信学习是一种需要持续的时间投入的一种东西,不可能一夜暴富,不要去太相信说,让你五天掌握一门语言,什么100天掌握一门学科,这个是没有可能的,不要相信这样一种宣传口号。第二个,我们尽量去选择那些口碑好的平台,要选择一下自己所应该聚焦的一些领域,就是你希望学习哪些东西,而不要被平台牵着走。

  今天的新闻观察,来到演播室的是新闻观察员熊伟。面对现在井喷式的在线知识付费服务,你有什么看法?

  其实,付费获取知识这是自古以来的一种学习模式,因为知识的传授也是需要成本的,就像以的私塾,现在的学校都是需要支付费用的。只不过这种学习模式现在被互联网化了,它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,不用在固定时间固定场所进行学习,增加了知识的传播面,所以这是一件好事,我们应该给在线知识付费点赞。现在为什么会有很多人愿意通过在线支付在网络上学习知识,一方面是社会的发展很快,职场白领们很怕自己赶不上社会步伐,他们需要让自己不断进步。另一方面也是现代消费模式的改变,大家已经习惯使用手机付费获取服务的这种模式,这只不过是继外卖、打车之后另一种服务产品而已,所以大家也更能够接受。

  但是我们也看到了,如今在线知识付费暴露出来的问题,比如很多人盲目消费三分钟热度,很难将一时兴起做到持之以恒。另外,现在由于内容供应很多也很杂,付费平台的内容并不都是很健康的,现在的在线知识付费平台的内容方面,目前还没有太多的监管,基本上都是平台方自己在把关,这个就只能依靠他们的自律,那如果说遇到一些利益为上的企业,内容方面质量不仅没法保障,甚至还有可能侵害到青少年的身心健康

  话说回来,我并不是觉得在线知识付费不好,这是一个很好的时代产物,但如何让这个领域更好,是值得我们去探讨的问题。在互联网这个大平台上,知识已经被市场化了,我们应该对市场有信心,因为市场自己会有优胜劣汰的调节。但同时在线知识付费这种井喷的态势下,消费者要如何选择更适合自己的产品,怎么做到不冲动,理智认识到自己真正需要学习什么,这是需要消费者自身去衡量和考虑的。更重要的是内容供应方如何解决我们刚才提到的痛点,相关的监管又该怎么尽快在这个领域树立起标准,比如内容提供方通过微信平台提供服务,那么微信平台是不是需要起到监管义务等等。只有通过各方的努力,在线知识付费这个领域,才能够健康的发展。

About the Author: 邓勃帆